您的位置: 首页\淮安频道\曲艺·民谣
“乡人傩”的最后守望
2010年08月13日 16:48:54  来源: 中国淮安
【字号  打印 关闭 


    洪泽湖畔有三座与高堰考古有关的岛,即大墩岛、钱码岛和方言岛,前二岛位于高良涧进水闸和二河闸上游西侧,虽为结合引河疏浚的堆土区,但迄今流传着史传故事、神话演义的乡人傩,洪泽县洪祥村尤为突出。洪祥村乃偏僻渔村,人们常会戴着形形色色的面具在船头、田头傩舞聚戏。
    据《洪泽湖志》记载,洪祥村先民是宋代黄河夺淮时由中原官话区的孔子故乡逃荒迁徙而来,而孔子则把带着面具驱鬼的仪式当作一件大事。儒家经典《论语》中有这样的记载:“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翻成现代话,就是乡人举傩时,孔子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恭恭敬敬站在门外的台阶上迎接。傩在孔子那个时代,是祭祀生命驱逐死亡的重要礼仪。
    狰狞的面具,奇特的服饰,凝重的动作,古怪的言语,充满神秘的场景,近于原始的仪式……这就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戏剧——傩戏的表演。
    “傩”读作“nuo”,有去除之意,古书解为驱鬼逐疫。古老的图腾崇拜和鬼神信仰,使我们的祖先总是习惯于借助这种神秘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美好愿望,辅之以歌舞,便是最初的傩戏。表演者古称巫觋、祭师,其实正而八经的名字就是“跳大神”,被视为沟通神鬼与常人的“通灵”者,表演时装扮上各种服饰面具,模仿与扮演神鬼的动作形态,借神鬼之名以驱鬼逐疫,祈福求愿。傩神方相氏便是人们经常扮演的角色之一。《周礼》中记载:“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师百隶而司傩,以索室逐疫。”一旦傩祭开始,上至天子,下至庶民,全都热情参与。一时间击鼓呼噪,举国若狂。
    洪祥村的“乡人傩”是独特的渔家傩舞,简称渔傩,都与“水”密切相关。洪祥村人抛不开自己的历史,明清禁戏,20世纪60年代扫“四旧”,都阻止不了他们对历史上的傩戏的偏爱。
    历史上,洪祥村也是明清两代运盐漕道的必经之地。淮北海盐运抵淮阴(清江浦),沿着张福河继续向南到达洪泽湖,再运到安徽、河南等省份。
    洪祥村没有农业土地,民众靠捕捞鱼虾、水产养殖和水上运输为生。渔民生产生活都住在渔船上,拥有自己的“生活船”,村民婚嫁多在渔民村落之间进行。老渔民生活区闭塞,大多没上过学,声调上还保持着中原官话的高平调。渔民长期生活在河湖港汊,患病时缺医少药,都常借助神灵去病祛鬼;逢年过节或办红白喜事,常请祖上“口传心授”的会演唱传统戏曲的“神头”(即跳神头领之意)展演渔傩——一种由古代驱鬼逐疫的祭祀活动演变而来的娱神娱人的宗教文化。1958年春,时任蒋坝文化站站长的程英杰老人,曾组织过居民演唱“跳加官”和“穿大印烧枯香”等民间小调或民俗活动,后来遭遇十年动乱,善于“组团”跳大神的宗祖文化受到冲击后逐渐淡出民间文艺。
    如今,德高望重的原洪泽县宣传部长陶绍景倡导弘扬傩舞为现实服务,“大禹战洪魔”等渔傩戏得到了抢救。“大禹战洪魔”主要演员面戴自制的面具,模拟着山东老乡的侉腔,大禹外甥庚晨(先民又把他演变为二郎神)捉拿淮河水神无支祁之打斗……作者亲眼目睹并参与了这出渔傩戏,面具色彩斑斓,人神虎龙,老少妍媸,各呈姿态,着实让人惊诧不已,至今还被它那种粗犷、原始、独特的民间文化所倾倒。
    如果乡人傩的面具作为旅游纪念品,将给地方政府带来了经济价值和社会效益。中外游客买面具送人有三个好处:一是价钱不贵;二是能体现我国的传统文化和赠送者的眼力;三是能避邪,带这个东西出门,不仅能保证一路平安,也能保证合宅安宁。
    在CCTV“走遍中国·淮安”摄制组录制《水城淮安》和《名著在这里诞生》时,编导张扑先生将先民跳神祈求“淮水安澜”原始歌舞插入在片头。
    傩已经走过了五千年的历史,它所形成的面具戏,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国土上留下了朵朵奇葩,使我国的民间戏剧舞台异彩缤纷。但是,很可惜,绝大多数的读者可能是从未看到甚至从未听到过面具戏的演出,尽管我国的面具戏尚存数十种,由于它只能活跃在偏僻的农村,又因为它的宗教性质,只能在一年中规定的日子里演出,空间和时间上的局限性,使它们已经奄奄一息。因而,各类面具戏都只能在狭窄的地域内活动和流传,一般都市中的群众往往对我国丰富多彩的面具戏不太了解。洪祥村的渔傩文化也不例外,也面临逐渐淡出和消失的危险。
    洪祥村“这种在远古时代,先民对于人类自身的疾病、瘟疫和死亡充满着迷惑和畏惧,以为是厉鬼侵入人体在兴妖作祟,所以需要举行威壮宏大的仪式、戴着可怖的面具,跳着凶猛激烈的舞蹈向妖魔鬼怪发起反击,从而达到驱鬼逐疫之目的”的渔傩文化,急待挖掘和保护。
    而今,江苏省正在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登记、保护和抢救工作,出现了西顺河渔傩“传统剧”和老子山渔鼓的两个流派的“正宗传人”,我们期待这两宗流派都作为高堰申遗的“活化石”,成为海内外宾客传播当地民俗风情的卖点、亮点和兴奋点。(朱兴华)




 
(责任编辑: 管琯 )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3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