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淮安频道\曲艺·民谣
淮剧——淮安人的本土乡音
2010年08月13日 16:39:29  来源: 中国淮安
【字号  打印 关闭 

    我国幅员辽阔,剧种众多,诸多剧种音乐风格各异,精彩纷呈。而淮剧作为淮安的地方戏,则以浓郁的地方特色,鲜明的艺术个性成为绽放在民族艺术的百花园中的一朵小花,清纯可人、芳香四溢。


    

    源于百姓娱神表演
    淮剧原名香火戏江淮戏,发源于江苏省境内的长江以北、淮河以南,运河以东的上河清江、淮安,里河宝应、高邮和下河盐城、阜宁等地,(一说源于清淮、流于盐阜)。明清以来,盐阜和两淮均属淮安府、宝应属广陵郡。淮剧的发展由香火戏、江淮戏和淮剧三个阶段所构成。香火戏始于清同治元年(1862)前后,是与驱邪酬神、祷祀了愿有关的带有娱神性质的表演形式。它的曲调由牛歌、秧歌、田歌、劳动号子等乡音土调融化而成。上河(清江、淮安、宝应一带)声腔高亢、粗犷;下河(盐城、阜宁一带)声腔委婉、抒情,分别形成了“淮梆子”和“呵大海”(又名“下河调”)。早期香火戏艺人多是半农半艺,农忙时种田,农闲时唱戏,或唱门弹词等。由名角或箱主组班,并依其名给班社命名。班中成员时进时出,时分时合,并不固定。清末民初之际香火戏班社活动于清淮一带有:吉作舟班、刘玉琴班、杨洪文班、周茂贵班、高玉花班、吴殷成班、徐大友班、石景棋班等,这些由6、7人组成的演出班子只能饰演一些《隔墙》、《隔帘》、《访友》、《访贤》、《杨天禄招亲》、《曹桂香割股》、《刘伶醉酒》等“对子戏”和“三小戏”(称之为“6人三对面”)。演员不够的时候,就用“搭架子”方式处理,如演《二堂放子》常以椅子披上服装象征秋儿和沉香,台词由“场面”乐队应对,服装是:“6人大班一顶盔”,“衣箱代烧饭、连锅挑一担”。演员通常穿生活便装,略加美化,也有用腊纸糊小生巾,用洋布做褶子、蟒袍、官衣。
    香火戏流入江南谓之江淮戏。光绪三十二年(1907),洪泽湖溢,上下河一片汪洋。部分香火艺人逃荒到沪,搭墩子,唱茶馆,演会戏以谋生,当地群众称之为江淮戏。在苏南江淮戏大发展的同时,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掀起了一场群众性的文艺运动,其时以香火调演唱的剧目被称为淮戏。建国以后淮戏和江淮戏合称为淮剧。1951年7月,淮剧周茂贵班在清江市集训后,改为“京江淮剧团”。1955年5月,京江淮剧团改为清江市淮剧,此后,涟水、洪泽、淮安、盱眙、金湖等县先后成立了县淮剧团。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淮剧的演出规模有所缩小,至目前,我市境内的淮剧团尚有淮安市淮剧团、楚州淮剧团和涟水淮剧团。
    流派唱腔纷呈并茂
    随表现内容的不断更新,淮剧的流派唱腔也出现了纷呈并茂的繁荣景象。早在淮调和〔呵大咳〕形成阶段(甚至在香火戏阶段),因为语言等因素,主体曲调就有东、西路派系之分。东路唱腔富于旋律,音调纯和;西路唱腔近似口语化,短促强硬。建国后,流行在江南的淮剧以自由调为主体贯串发展,清新明快;而苏北的淮剧,仍然保持以淮调、拉调为主要发展线路的做法,乡土气息甚浓。不少有成就的淮剧著名演员,从这些不同声腔体系中创造新腔,如筱派(筱文艳)、马派(马麟童)的自由调,李派(李少林)的拉调(闪板),何派(何叫天)的拉调(叠句、连环句)等。
    淮剧由于流传较久,又是江苏最大的地方剧种之一,所以积累了相当丰富的传统节目。剧目大体有种类型:一是“对子戏”和“三小戏”:《小打瓦》、《种大麦》、《大补缸》、《磨豆腐》等,只有生、旦、丑两三个角色,多用实词和专有曲调,表演内容简单纯朴、艺术诙谐风趣,生活气息浓郁,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属于说唱范畴的民间生活小戏。
    二是“九莲”、“十三英”和“七十二记”。“九莲”是:《兰桥会》中的兰玉莲,《刘全进瓜》中的李翠莲,《土牢记》中的秦玉莲,《阴阳河》中的李桂莲,《吴汉三杀》中的王玉莲,《蔡金莲告状》中的蔡金莲,《刘文秀赶考》中的陆金莲,《大赶考》中的窦金莲和《荆钗记》中的钱玉莲。
    “十三英”是:《陆志春赶考》中的尹凤英,《刘秀走南阳》中的王大英,《玉杯记》中的王二英,《药茶记》中的苏风英,《牙痕记》中的顾风英,《对舌》中的苏迪英,《罗英访贤》中的周桂英,《韩湘子度妻》中的林芦英,《杨天禄招亲》中的穆玉英,《何文秀赶考》中的王鸾英,《刘贵成私访》中的罗凤英,以及《孝灯记》中的陈凤英和王月英。
    “七十二记”主要有:《土牢记》、《荆钗记》、《玉杯记》、《牙痕记》、《白兔记》、《葵花记》、《红灯记》、《三元记》、《合同记》、《恩仇记》、《药茶记》、《孝灯记》、《骂灯记》、《乌金记》、《断膀记》、《磨房记》、《度妻记》、《朱痧记》、《贩马记》、《大琵琶记》(即《赵五娘》)、《小琵琶记》(即《秦香莲》)等等。
    三是幕表连台本戏。如《杨家将》、《包公案》、《施公案》等,这些剧目,行当齐全,文武兼备,无固定台词,全凭演员根据幕表即兴创作。
    四是现代戏。淮剧具有编演现代戏的传统,从抗日战争以来,创演过上千出淮剧现代戏,其中《照减不误》、《刘桂英是朵大红花》等都盛行一时。
    代表人物贡献卓越
    淮剧在其几百年的发展史上涌现了不少杰出的表演艺术家。筱文艳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筱文艳出生于苏北里下河地区,在广大难剧爱好者们的心日中,她的名字几乎是和淮剧联系在一起的。


    筱文艳对淮剧作出的最大贡献是对淮剧声调的改革。当时淮剧风行的主要是“拉调”。这种声调除了一快一慢的节奏变化外,中间的叠词在演唱时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就使“拉调”在表达人物感情、刻画人物性格方面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此外,一个如此大的剧种主要靠这一个当家曲调贯唱始终,观众也难免有心烦耳厌之感。筱文艳经过反复琢磨,就在原来慢速拉调的基础上把开头句适当加快,再把中间的平句加上花音,并根据具体剧情,随时改变每句每字的落音,唱出了灵活、花俏的青腔。当她把改革后的“新拉调”在上海的舞台上试唱时,获得了满堂喝彩。
    在与筱云龙搭档演戏时,筱文艳又首次采取了角色分腔的表演方法,这在淮剧史上又是一个开创性的改革。接着,她又演唱出行腔轻松、变化自如的十多种曲调,亦即现在淮剧观众们所熟悉的自由调。经过筱文艳和其他淮剧艺人们的共同努力,淮剧在发展中有了很大的提高,终于在大上海的梨园界立住脚跟,并一度和京剧、越剧、沪剧一起成为统治上海舞台的四大剧种。
    继承发展扩大影响
    今天,在淮安尚有三家淮剧团,无论是淮安市淮剧团还是楚州淮剧团或是涟水淮剧团,他们都在为淮剧的振兴繁荣而努力着。成立于1955年的淮安市淮剧团建团五十多年来,先后排演了《白虎堂》、《包公下陈州》、《白蛇传》、《红灯记》、《斩韩信》等百余部传统剧目。在五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剧团所创作排演的剧目多次在省级以上获奖。其中,1986年编排的现代戏《情与法》参加江苏省首届戏剧节,获得优秀创作奖和优秀演出奖;1992年排演的大型现代戏《末了情》参加江苏省第二届淮剧节获得“双优”大奖;1995年排演的大型现代戏《高原雪魂——孔繁森》参加省第三届淮剧节获九项13个大奖,演出320余场,获超百场奖;1997年编排历史剧《林则徐》参加江苏省第二届戏剧节获八项12个大奖,演出200余场;2002年排演的大型现代淮剧《庄家少爷》参加省第四届淮剧节,荣获九项13个大奖,演出150多场。2006年元月,大型新编淮剧《吴承恩》参加第五届江苏省淮剧节,获得九项15个大奖;2007年6月,该剧参加第五届江苏省戏剧节,获得八项14个奖,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该剧同时获得2005—2006年度江苏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精品剧目。
    淮安市淮剧团团长、西路淮剧代表人物荣光辉告诉记者,淮剧在总体上和其他剧种的处境一样,目前处于戏曲发展艰难的大环境中,存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娱乐休闲方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元化,传统的戏曲艺术渐渐地失去了其优势。现在,戏曲艺术的拥护热爱者大多是中老年人,而青少年所占的比重却极少。传统戏曲往往都有题材陈旧,唱腔拖沓等通病,必然很难得到人们(特别是青少年)的欢迎,这就是戏曲音乐在现在审美心理中所产生的“距离感”。如何继承与创新,如何缩短戏曲音乐、表现形式与现代审美心理之间的距离,如何使优秀的戏曲艺术经得起时代的考验,使其拥有更加旺盛和长久的生命力是从事淮剧艺术的工作者们必须面对的问题。荣团长告诉记者,为了淮剧事业的繁荣发展,剧团上下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在宣扬淮安历史文化名人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除了淮剧《吴承恩》、音乐剧《开国总理周恩来》等,今年他们还将排演一出新编历史淮剧《韩信》,着重将韩信与淮安联系起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诠释淮安历史上这位名人。
    荣光辉说,现代化日益加快的生活节奏,使人们很难再去欣赏慢吞吞的才子佳人的老套故事,戏曲需要用来反映我们这个时代,而传统形式显然已不能满足这种需要,尽管它有很完美的形式、很完善的结构。我们不能因循守旧,对其顶礼膜拜,要继承,但不能是无条件的继承。今年下半年,淮剧团将组织召开西路淮剧唱腔研讨会,届时将邀请全国各地的有关专家就如何发展淮剧进行研究探讨。荣团长还告诉记者,淮剧团去年新招收20名学员,加强戏剧后备人才的培养。经过3—5年时间的培养,确保淮剧人才延续发展不断档。今年还将完成2—3部经典传统戏复排工作保证排演的,剧目能正常上演,并达到一定的观众覆盖面。明年将利用现有的演出场地和设施,开办“周周淮剧”活动。而到2009年将抽调专人,搜集整理西路淮剧的相关影音资料,并汇编成册。建成规范的淮剧档案资料馆,使该剧种传承脉络清晰,影音资料齐全。通过复排古装戏,录像发行,可以进一步扩大淮剧的影响。
    总而言之,淮剧的发展道路还在继续,也必将继续,这朵出生于乡野的“小花”将常开不败,永远芬芳。(刘娟 曹盈)


 
(责任编辑: 管琯 )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3424